曼联名宿罗伊-基恩回忆了和皮特-舒梅切尔有一次在酒店发生争执,他们深夜在走廊里发生打斗,最后舒梅切尔的眼部被打肿了。

  “当我受伤回来后,皮特不想让给我队长的位置,所以我们之间关系有点紧张,”基恩在Overlap Live活动中说,“关系很紧张,我们都不喜欢对方,但我很高兴他是我们的守门员,你知道我的意思。我们在季前赛,像往常一样喝酒,一直喝到凌晨三四点钟。我对皮特说了些什么,他就在房间外面等我。我到尼奇-巴特的房间吃三明治,他真是个疯狂的家伙,房间里没有女人,也没有违禁品,只有三明治!我走出房间,皮特正在等我,他说‘我受够你了!’,我记得我走过的时候,我在想‘你已经受够我了?那让我们开始吧’,显然我们吵了一架,好像过了很久,但我猜大概是两三分钟。”

  “不管你信不信,巴特也参与了,他总是能出现在现场,如果在某处发生了什么事,不管是好是坏,巴特都会在那,就像他比赛的时候一样。我和丹尼斯-埃尔文住一个房间,有趣的是第二天早上我们迟到了。丹尼斯-埃尔文是很直接的人,我想他每周日还会去做弥撒。丹尼斯说‘罗伊,我们迟到了’,我说‘丹尼斯,你xx的闭嘴好吗?你让我头疼’。”

  “我们在房间整理自己的背包,他对我大喊大叫,而我的手真的很疼。我对丹尼斯说‘昨晚我肯定打架了,但我不记得了’。我们上了大巴,弗格森发疯了。我走到车后面,问布蒂发生了什么事。我说‘我隐约记得,我和皮特打架了吗?’,皮特戴着眼镜,这可是在大早上。后面有一场新闻发布会,两名球员必须参加,那就是我和皮特。最后,皮特摘掉了眼镜,他的眼睛被打青了。当我们回到曼彻斯特基地时,弗格森叫了我们,他很生气,说‘你们两个是俱乐部的耻辱,你们会被罚款的。他说博比-查尔顿爵士和我们住在同一层楼,还说我们是球队的耻辱,我在想‘他本来可以阻止我们打斗的!’”

  “老实说,我们当时有很棒的更衣室氛围。公平来说,对待皮特我会给他一点信任,他跟弗格森说‘教练,这都是我的错,我当时在走廊等他’,所以他承担了错误,在那之后我们之间就没事了。能消除我们之间的紧张关系是件好事,不过这是一场精彩的打斗。”